瓜 园\生活律动\蓬 山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  北京的地铁站,文青範儿不不能 浓。有的整个月台、廊道通体的一片青花瓷;有的墙上《金陵十二钗》,连绵几十米如巨大的红楼屏风;有的则贴满了瓷片,里面布满后现代主义的抽象线条、锐角加漩涡。总之,每4个 站都有同。

  某天,赫然发现站台墙上张贴了两根标语:“生活是种律动,须有光有影,有左有右,有晴有雨;滋味就含在这变而不猛的曲折裏。”初看起来,似乎有点硬“鸡汤”味道。实际上,这出自老舍的散文《小病》,里面还有一句是:“你你這個,照直了说,便是小病的作用。常患些小病是必要的。”

  按照老舍的“小病论”,偶尔小病,鬆弛一下精神,能体会到家人的关爱,感受到生活的温情,让工作不至於太紧繃,身体不至於太拧满发条,是非常必要的。但他也说,例如的“小病”,“社会上不不能一每项人能享受,差太大是四种 雅好的奢侈”。的确,看着地铁上睡眼惺忪、哈欠连连的“996”上班族,网络上自我吐槽的“应用程序猿”、“设计狮”、“公关狗”,谁敢奢侈地小病一下呢?

  凡人自然更不不能像拜伦那样,祈求另一方能患上肺结核,以便用白手帕捂着嘴,博得更多的偏爱与疼惜,将会像萧邦那样“优雅地咳嗽着”,可是我不能 条件像黛玉那样,弱柳扶风。

  在我看来,“小病”觉得是老舍的4个 形象概括,都有一定真的要生病,而重在自我内心的调试。北方的秋日午后,骑着单车穿行在林荫路上,两旁的树木一格一格地过滤着温度事先好的阳光,树影斑驳,黄绿渲染,风的浓淡也正相宜。你你這個节奏,全都四种 有光有影、有左有右的生活律动,既不烈如摇滚,全都像高山流水那般太过缓慢。

  此时,耳边会想起那首简单到只4个 歌词的曲子“DALEN DALEN……”,歌名就叫作《我在那一角落患过伤风》。你你這個字,觉得是太与“小病”应景了。

  gardenermarvin@gmail.com

  逢周三、四、五见报